栏目导航
汽车配件网上购物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汽车配件网上购物 >
煎饼哥失败感言 煎饼果子也有技术含量
发布日期:2021-06-11 04:22   来源:未知   阅读:

  从挣脱单位束缚,到重又回归单位,李智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同样在这将近一年时间内,李智和他的同伴邓颉从摆煎饼果子摊儿做起、向“中国小吃王”进军的创业梦想在现实中无情地遭遇“滑铁卢”(本刊曾于2010年11月29日以《青岛有个“潮人煎饼哥”》为题给予报道)。

  2010年的一个冬日,这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充满激情地描绘着自己的创业梦想。日渐攀升的销售量、对其产品大为追捧的大学生“潮粉”的出现,更重要的是青春特有的活力和激情,所有这些让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憧憬未来:“如果一切顺利,我们想在青岛开分店,然后再用10年时间做成大众版的‘俏江南’。”

  事实上,他们的创业历程还没熬到2011年的秋天就匆匆落幕。对此,李智感慨颇深:“创业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之后,李智很快在青岛找了份旅游公司的工作,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远赴异乡创业未果的邓颉则被爸爸接回了老家包头,帮忙料理家里的砖厂生意。对这两个大学生而言,初次创业的失败似乎来得太早了些,他们未能躲过众多同样怀揣创业梦的同龄人的普遍宿命——两人最终没有成为幸运的少数。

  不是没有反思和教训。这段经历给两人生活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从此“不吃煎饼果子”。究竟是摆摊时吃伤了还是容易“睹物伤情”?李智说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原因,但这不妨碍他用“挺好的”来形容这段经历。他并不避讳将自己的经历与更多的同龄人分享,“对那些想创业的大学生来说,我们失败的教训也许可以提供一些借鉴”。

  在李智看来,产品单一化和资金链短缺始终是他们在创业过程中备受困扰的两大难题。

  “其实,煎饼果子也是一种有些技术含量的食品。”李智反思道,“我们刚开始创业就选择做这个,一切从零开始,受制于技术,要想实现产品的翻新和多样化更是难上加难”。因此,他建议初期创业的大学生最好不要选择自己不擅长的有技术含量的项目。

  此外,李智坦言,从创业伊始直至创业失败,资金短缺的问题从不曾解决。做煎饼果子费时费力,但利润较小,为了积累更多的创业资金,李智和邓颉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解决资金短板问题。

  譬如,借邓颉家在包头之便,两人曾引进内蒙古奶茶,摆摊卖煎饼果子的同时加以售卖,最好的时候一个晚上能卖三四百元。后来,两人渐渐发现,别家为了降低奶茶成本,一般都会加一些香精、奶精,而两人不愿这么做,时间一长,因奶茶成本太高,不得不放弃。

  又如,两人曾想租个店面专营奶茶,李智为此特地去了趟北京和一家公司谈项目合作,那边谈得差不多了,青岛这边原先说好的店面却被房东突然收回,这事儿最后不了了之。

  还有,两人曾尝试过夏季烧烤旺季时摆起烧烤摊,忙的时候每人顾一头,受精力所限,最后也以失败告终。

  除了以上主观因素,客观因素的干扰同样远远超出两人最初的想象范围。李智回忆,他们创业阶段不巧赶上整个城市开展“创城运动”,对流动摊贩严格管理,这大大缩短了他们出摊的时间。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我一定不会选择在街头摆摊,即使做餐饮,也要尽可能租一个店面,然后请位真正懂技术的人来做,踏踏实实地保证工作时间。当初的决定真有点孤注一掷。”李智说。

  如今的李智渐渐习惯着久违的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晚上下班回家后,他喜欢躲在自己的小屋里想事,想的最多的还是摆煎饼果子摊的日子。偶尔他会给身边有些闲钱、想创业的朋友出些点子,“效果还不错”,对于自己重新创业他却显得有些慎重:“得先看看项目再说。”

  “这事儿没完。”不大甘心平淡生活的李智笃定地说。身处两地,他和昔日的创业伙伴邓颉仍会不时通个电话聊聊创业的事,“等有了合适的时机和足够的资金,我们还会继续努力的。”

  “你们是在体验生活吗?”李智和邓颉不止一次地遭到来自朋友或是陌生人的质疑。

  一个新潮夹克、一个一头长发——当这两个年轻时尚的身影加入青岛大学浩园公寓旁的小吃街摊主中,并一板一眼地摊起煎饼果子时,无疑,他们是最惹眼的。

  李智,青岛人,26岁,2008年从东北石油大学毕业后到北京一家旅游公司从事销售代理工作,回青岛创业之前月薪已经在万元。邓颉,23岁,呼和浩特人,2009年毕业于内蒙古电子科技职业技术学院,之前从事IT行业。这两个“80后”为自己的煎饼果子摊冠名为“潮人煎饼哥”。显然,这对于辞去北京待遇丰厚工作的他们来说,只是实现梦想的第一步,而他们的目标则是有一天成为“中国小吃王”。

  毕业后经过两年“北漂”,今天我终于回到老家青岛,湖南娄底规划模型沙盘制作价格表,还把在北京时的室友邓颉也“拐”来了。

  很多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辞去月薪上万的旅游公司销售代表工作。在他们眼中,我从最初月薪900元熬到今天,非常不易,没有任何理由放弃。可我内心的苦闷无从诉说。从去年开始,旅游业的境况犹如坐过山车,起伏不定。“甲流”突袭、冰岛火山喷发、泰国政变……任何气候变化或政治因素都会给我的收入带来极大影响,这种不稳定感和职业疲惫已侵入我的生活,我强烈期待着一种改变。

  做“中国小吃王”的梦想此时又一次钻入我的脑海。这个想法开始时只是我和朋友邓颉瞎侃时琢磨出的点子,爱好美食的我们当时一拍即合。既然想要改变眼前的生活,索性趁着年轻大干一场。

  中国小吃数以万计,究竟做什么好?我们真犯了愁。恰巧这时听一位老家的朋友说起,青岛有对母女做煎饼果子月收入两万元,我不禁动了心:相比生命周期较短的新生小吃,煎饼果子这种传统小吃实惠、管饱、便捷,大家不见得有多喜欢,但在日常生活中一定都离不了。那是不是可以在这上面好好做做文章,创建自己的品牌?

  邓颉本来家境不错,这次和我来到青岛,害怕家人反对他一直没说出实情。其实我的父母和女友也不大支持我,觉得一个大学生做这行没前途。希望不久后我们的品牌能在青岛占有一席之地,到时这条创业路就能真正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摊张饼,放个鸡蛋,再裹层薄脆,一张煎饼果子就完成了——开始时我和邓颉都觉得做煎饼果子的技术含量很低,但事实远比这复杂得多。

  首先是做饼的各种工具,别看只有三轮车、煤气罐、平底炉等,可我们压根儿不知道去哪儿买。忙乎了半个月终于凑齐了“硬件”,接下来“软件”的准备更是考验我们的耐性。

  邓颉有一手好厨艺,可开始时这位大厨配出的面糊总也没法在平底炉上均匀摊开。面和水的比例到底是多少?邓颉到附近生意比较好的煎饼果子摊上“偷师学艺”,一连走了七八家,活儿帮忙干了,甚至多少缴纳些学费,无奈所有摊主无不对此含糊其辞。

  干脆我们自己“研发”吧。邓颉一点点调配,直至面糊终于能均匀摊开。接下来,煎饼果子里裹着的薄脆也是重要一环。开始时听说这种薄脆可以批发,等我到批发市场一看,那里的薄脆卫生、质量之差只能砸牌子,索性也自己做。我们炸的薄脆只过一遍油,颜色淡黄,味道之脆出乎意料。

  酱也是我们一一尝试的,试酱的3天,我们尝试了多个品牌,在家试吃了100多张煎饼果子,到最后,险些吃到吐。最终选定了某品牌的蒜蓉辣酱,效果真是不错。

  还差一个响亮的招牌。不久前去杭州参加婚礼,看到那里的小孩装扮时尚,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潮人”这个词,就是它了!看着凝聚着两人心血的“潮人煎饼哥”这几个字,我心生感慨之余,不免忐忑:别人会不会认可?这条路究竟能走多远?

  对我和邓颉而言,今天绝对称得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在短短半小时内,我们的煎饼居然卖了18张!这是我们正式出摊的第二天,这个数字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在担心今天的业绩。从昨天开始,我们选择凌晨在香港花园附近街道上试营业。这里酒吧多,出入的都是“潮人”,即使我们煎饼摊得不好,估计他们也不会在乎。昨天从晚上11点多到凌晨3点,我们只卖了5张煎饼。毕竟是第一次出摊,煎饼果子的味道没问题,但我们的技术远远不够熟练。常常不断返工,不断有顾客发问:“新手吧?”搞得我们更加紧张了。

  还好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同龄人,看我们如此不熟练,索性借着我们的工具自己DIY了。尽管没有卖出足够的数量有些沮丧,却交到一帮朋友,不知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收获?

  显然,我们的手艺比昨天熟练多了,我们的“潮人煎饼哥”成绩斐然。既然在小范围人群中获得了一定认可,这也意味着我们能进驻店铺林立、竞争激烈的青岛大学浩园公寓旁的小吃街,接受更多人的挑剔和品评了。

  我注意这个女孩有几天了。从我们来小吃街设摊的第一天起,她不但每天早中晚各买一张煎饼果子,今天晚自习后还带来了男友,让他也尝尝我们的手艺。不但如此,他们还站在一旁帮忙做宣传,告诉别人我们的酱有多好吃、薄脆有多脆。他们自称是“潮粉”,这让我们特别感动。

  其实除了他们,现在算起来我们已经有了十几个老顾客。尽管我们有时会多嘴,告诉他们经常这么吃营养可不够,却没能干扰他们一如既往地来买。昨天,一个大学生尝了我们的手艺,今天便带了两三个同学过来,向他们介绍:“这就是潮哥!”我们真有点受宠若惊。

  在这条小吃街上,卖煎饼果子的有三四家,我们算是新手。一段时间后我们意外发现,有位老大爷的煎饼摊因为顾客越来越少最后索性不来了。这让我们欣喜之余也有点内疚。

  想来,我们做的煎饼果子还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跟我们用料干净、卫生有很大关系。我们用的是福临门大豆调和油,薄脆只炸过一遍油就不用了,生菜每天都要去菜市场进,保证新鲜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树立口碑、创立自己的品牌。现在我们每天能卖将近90张煎饼,由于前期投入较多,目前暂时还没有盈利,但我们确实每天都在进步,每天都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接下来的打算,如果一切顺利,我们想在青岛开分店,然后再用10年时间做成大众版的“俏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