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汽车配件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汽车配件 >
不足半月价格腰斩 来伊份酱酒终端价格成谜
发布日期:2021-07-10 20:51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荔湾支行与被执行,【不足半月价格腰斩 来伊份酱酒终端价格成谜】6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天猫、京东平台发现,来伊份旗下贵州53度醉爱红酱香酒(500ml)在京东旗舰店上的售价为499元,在天猫旗舰店上的标价为499元,折后到手价429元;醉爱6号酱香酒在京东旗舰店上售价699元,天猫旗舰店上的标价609,折后到手价599元。

  酱酒热形势下,“零食第一股”也按捺不住跨界的欲望,做起了边喝酒边吃零食的产品布局。北京商报记者经过数日对终端的调查后发现,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宣称全渠道铺设的酱酒产品并没有辐射到北京地区实体店,甚至在其大本营上海地区也并未在所有门店进行销售。天猫和京东旗舰店虽然有售,但价格却让人琢磨不透,两款酱酒产品6月9日天猫旗舰店销售价格分别为1199元和1299元,6月20日天猫旗舰店销售价格已分别调整为499元和699元,不足半个月时间,来伊份酱酒产品价格缩水超一半,这其中缘故和滋味或许只有来伊份能够体会。除此之外,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来伊份上海实体店获悉,两款产品定价分别为399元和699元,目前也正在降价销售。

  对于全渠道铺货和终端价格体系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以邮件形式采访来伊份负责人,截至发稿前没有得到相应回复。对此,君度卓越咨询机构董事长林枫指出,来伊份酱酒价格混乱是在白酒热周期上行和酱酒热的背景下发生的,企业通过简单线上渠道高价高促的方式来做酱酒产品可以说是缺乏生命力的。

  6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天猫、平台发现,来伊份旗下贵州53度醉爱红酱香酒(500ml)在旗舰店上的售价为499元,在天猫旗舰店上的标价为499元,折后到手价429元;醉爱6号酱香酒在京东旗舰店上售价699元,天猫旗舰店上的标价609,折后到手价599元。

  除此之外,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海来伊份线下旗舰店浦江镇店和食品城店,两家在售醉爱酱酒产品的实体店获悉的价格也并不一致。上海浦江镇店红酱香酒原价399元,现价350元,6号酱香酒原价699元,现价650元;上海食品城店红酱香酒则原价399元,现价359元,6号酱香酒则原价699元,现价659元。虽然差额不大,但是相同产品在同一个城市价格也有区别。

  上海来伊份食品城店店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实体店并不知晓电商平台的销售价格,所以也不了解线日,两款产品的电商平台售价还分别是1199元和1299元,高力度促销的背后隐藏着来伊份酱酒市场认可度不高的窘迫。在天猫旗舰店,红酱香酒月销售额仅100+,6号酱香酒甚至不足100单,而在京东旗舰店两产品甚至只有一条评价。

  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在天猫旗舰店的消费者评价中有消费者这样评价,“来来伊份买酒是人才,能卖酒也是奇葩”“为了提股价,这酒能卖出去吗?反正沾酒就涨,其他无所谓”等。

  林枫认为,在白酒周期上行及酱酒热背景下,来伊份旗下酱酒价格混乱价格乱象从一定程度上反应了酱酒行业的泡沫。来伊份想要通过电商平台简单的高价高促方式来售卖酱酒,很难真正做出酱酒的可持续和可成功。

  伴随着终端价格犹如过山车般高低起伏不定,来伊份的酱酒产品也出现终端难寻的现象。北京商报记者登录京东客户端进入来伊份旗舰店,在产品分类中并没有单独设置白酒或者酱酒的分类,在其他分类中也未能发现酱酒产品的身影,需要在搜索栏用使用“酱酒”关键词或者产品名称进行检索才可以找到销售页面。而在天猫旗舰店也是如此,来伊份酱酒产品只有通过搜索关键词才会显示,而在淘宝平台更是不能直接找到来伊份自有品牌酱酒的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与来伊份官方宣布全渠道铺货酱酒产品不同,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多家来伊份线下店均未找到酱酒产品,其中荟聚购物中心西红门店销售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北京地区实体店不销售酱酒,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天津、河北、广州等地区的来伊份实体店。

  上海作为来伊份的总部基地,北京商报记者就酱酒在上海实体店的销售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来伊份酱酒产品在上海也没有实现实体店全部销售,其中上海

  店店员称酱酒并未在店内销售。而当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海来伊份凤阳路二店时,该店店员称并不知道醉爱是来伊份的自有品牌,且很少有人购买该产品,即使有活动销量也欠佳。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来伊份是相对传统的零食连锁品牌,而对于其沾“酱酒”这一举动,来伊份自认为可以通过自己广泛的销售渠道去提升酱酒销售量,但由于自身局限,销售渠道优势对于售卖白酒而言并不明显。“企业自认为可以卖白酒,但是市场不一定会认可,对于‘一蹭就热’的白酒概念,消费者也会产生‘审美疲劳’。而且现在市场上已经有重量级白酒企业占领白酒份额,来伊份这个上海本地企业想要做到白酒销售

  来伊份勇当零食领域第一个“饮酒者”,给足它勇气的却是自身业绩的持续低迷。据2016年-2019年年报披露,来伊份分别实现

  1.34亿元、1.01亿元、1026.55万元、1000万元,至2020年净利润大幅下跌728.65%至-6519万元。如果说净利润亏损让“主板零食第一股”面露难色,业绩掉队

  、良品铺子等后来者则可以说是颜面尽失了。相关数据显示,三只松鼠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总收入97.94亿元,同净利润为3.01亿。良品铺子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全年营收78.94亿元,归母净利润3.44亿元。对此,

  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目前整个中国休闲零食进入了一定的峰值,增长放缓符合商业逻辑和行业发展规律。来伊份寻求入局酱酒作为其业绩的增长点,在近段时间确实对其股价起到推动作用。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来伊份的酱酒产品由位于贵州省仁怀市上坪村拗口组的林河酒业代加工而成。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林河酒业与来伊份不存在股权关系。但天眼查客户端显示林河酒业存在7条自身风险、2条周边风险及10条预警提示,其中还有因涉嫌商标侵权、虚假宣传受到投诉。

  北京商报记者就酱酒生产规模问题通过邮件联系林河酒业负责人询问,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给予回应。

  在白酒国家一级品酒师程万松看来,来伊份之所以选择代工厂形式是大环境所驱。消费者随着酱香酒热的持续发酵已经越来越能自己鉴别酱香酒的好坏,而优质酱香原酒存量越来越少www.bd7b2.cn。企业想要做好酱香酒只能选择已经成型、品质优质的酱香酒厂,如茅台、习酒、郎酒等。

  在茅台的带动下,酱酒行业一飞冲天,但对于消费者而言,酱酒并不是解决销售的葵花宝典,过硬的产品品质,实惠的销售价格才是来伊份进军酱酒的不二法门。然而,从现在的市场情况来看,借酱酒给零食第一股增加收入恐成南柯一梦。

  相关报道:来伊份“撒酒疯”!每天卖不到60瓶酒销售占比仅0.15% 股价却飙涨58.29%